陈先生。

想要高产的拖延症患者。

【快新】恋爱关系(炖肉 上)

五十粉礼物🎁也算是七夕彩蛋🎁
涨粉给肉我做到了!
++++++++++++++++++++++++++++++++++++++++

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两人的恋爱关系确定已久,平常也如其他恋人一样经常摸摸抱抱亲个小嘴,有时折腾过头擦枪走火了也只是相互对个火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


要问想不想做?年轻气盛早已成年的二人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谁会不想和恋人真正的结合,只是那身为男人的可笑尊严让他们有些拉不下脸在恋人身下雌伏。毕竟,他们都抱着凭什么让这个白痴上我而不是躺好我上的想法。

后来他们约定好,干脆用身体证明谁更适合在上时,才有了进一步的进展。

「你直接躺下好了。如果不小心伤到魔术师的手,可就连吃饭的本事也没了。」

左右因为习惯了在重要时刻针锋相对的场面,工藤新一对某个异常认真正在活动手腕的人开口调侃道。其实他这么自信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从国中开始工藤新一就一直在足球上担当校队主力,再加上侦探所必须的一些擒拿防身招式的锻炼,身体素质一顶一的优秀。

而那边的黑羽快斗听见了也不恼,依旧慢条斯理的将身上每处的关节给活动开了。说来奇怪,早在很久之前,身为怪盗基德的他就喜欢上了这么个自信而又强大的名侦探。他们从身为对手势均力敌的不断试探,到难免的你欠我一个人情、我欠你一个人情的逐渐熟识,再到搭档一般在某个事件上彼此协作。

但这些本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就像高中时红子所说的,他们是宿命的敌人,站在黑与白,光与暗,侦探与怪盗,完全对立的地位。不要说恋人,就是朋友也不应该。

他本是他的劫。

准备完全,黑羽快斗抬眸对上恋人似是关心的眼神,哑然失笑。喜欢上这个情商低到不可思议的名侦探,是他最苦恼也是最幸运的事情。潘多拉之心与黑衣组织的事尘埃落定以后,他可没少下功夫才将人追到手。只是有件事儿让他一直头疼,那就是对方完全没有被追求方的概念,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么一遭了。

「这是要一决雌雄了吗?名侦探。」

「啊,没错。」

眼神逐渐认真了起来,工藤新一探舌舔了下唇角只觉得肾上激素成倍般飞速增加,有些口干舌燥。在这种情况下他竟找到几分两人曾经对决的感觉。没再多想,右手攥拳前压半步寻了个刁钻的角度朝人腹部击了出去。

和工藤新一这种侦探身份而系统学到的招数相反,黑羽快斗走的是自己摸爬滚打琢磨出来的野路子,贵在实用。而且,身为怪盗基德的他没少与警部和各种雇来的保镖纠缠,相处这么久,他早就知道工藤新一的招式与跆拳道和毛利大叔分不开。早就留意对方动作的黑羽快斗侧身虚晃从内路扣住了人手腕,用上几分力度的迫开人防线将其胳膊向外翻。

「啧。」疼痛从手肘处沿着神经沁到大脑,察觉不利地位的工藤新一短暂的发出了个气音,想了片刻提膝照着人裆部就去了。

「吓……好险好险,你从哪儿学来的这招?虽然约定中除了脸其他哪儿都行但这也太……」

「少废话。」

黑羽快斗基本上是靠直觉才堪堪避开了这凶残的一膝,向后跳了两三步捂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没想到恋爱前要时常遭受足球和博士提供的各种凶残道具的迫害,恋爱后大侦探的行为不禁更加简单粗暴还差点废了自己的……

想到这儿他神色一凛,不振夫纲就要出事儿了。于是再次面对挥拳相向的名侦探时黑羽快斗已带上几分难以揣测的表情,几个回合便毫不防水的寻了个破绽攥紧人手腕将人胳膊反向牢牢折在身后,接着一顶人膝弯压着他一起跌摔到床上。

可恶……两条腿被对方牢牢锁住,一手被反扣在身后。没想到对方骤然发力而导致反击的能力全无的名侦探被压制在床上不得动弹,他咬着牙十分清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绷紧了身体扭动腰部试图侧身将人掀下去,却反被察觉意图用更大的力道锁住了出路,再也不能挣扎分毫。

僵持之中他的额头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善于分析的大脑在现在这种状况竟起不到丝毫作用。而最为糟糕的是对方为了制住自己便大半个身体压了上来,胯部好巧不巧压住了自己的臀部。而刚刚他为了翻身没少挣扎,剧烈的磨蹭之下那该死的东西竟然半硬了……

「新一还真是精力充沛呢。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还没来得及发作,那欠扁的声音便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从背后响起。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故意曲解自己的动作……有些恼羞成怒的攥紧拳头想给人一下,但没想到这还不算完,被故意曲解无法反驳的工藤新一感受到对方灼热的气息靠了过来,结果下一秒耳垂就被湿热的舌头卷住含入口中嘬弄,靡靡之声不绝于耳。他不禁瞬间僵硬,只觉得头皮发麻,耳朵也不受控制的烧了起来。
  

刚才经过打斗的两人衣衫早已失了原样,尤其在床上的一番挣扎,崩开了衬衣靠上的几粒纽扣露出了大片光洁的肌肤,格外惹人眼球。而这边都说年轻人最容易激动,更别提皆未经情事的二人。逐渐投入其中的工藤新一察觉到对方松了对自己的钳制,攥了攥拳,最终还是轻叹了口气什么也没做。

虽然有些不平衡,但输了就是输了,何况他们还是恋人。

——新一!

察觉到对方顺从的黑羽快斗心里不禁猛地一跳,狂喜如潮水般像他涌来。他基本上是立刻扳住人肩头将工藤新一翻了过来,俯身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啊,新一。」

耳边呢喃的告白声断断续续从未停止,被吻后很快回应的工藤新一几乎快要在这场抵死缠绵般的热吻中力竭,不清楚对方犯了什么神经,用力推开对方后便感觉到湿热的气息从耳后逐渐吻到了脖颈。他侧头轻轻喘息,指腹压上唇瓣火辣辣的一片,肯定是破了皮。

「新一,好喜欢你……新一……」
  

平日将情话技能点满了的怪盗基德如今只会翻来覆去的将喜欢说给恋人听,黑羽快斗将人衬衫下摆从西裤里抽出来,灵活的双手便沿着腰线摸了上去。肌肤的触感过于美好,他抬头看着头顶的人在自己的刺激挑逗下逐渐沉浸于情色的表情,不禁呼吸一滞。

醒神后黑羽快斗沿着肌肤一寸一寸的游走抚摸,直到进入对方胸前的领域时犹疑了一下,不知道男人两点装饰般的东西是否有感觉,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还是用手掌轻轻覆了上去不忘碾弄。然而没想到,对方基本上是立刻有了反应,身体在刻意压制下微不可察的一颤,下秒手上就被人啪的打开,留下了红印。


「别做奇怪的事情。」

带着被情欲侵染的嗓音有些沙哑,工藤新一蹙起俊秀的眉毛警告道。

似是将人的话停在了耳朵里,黑羽快斗的动作顿了顿,顺从将手沿腰线滑了下来卡住腰侧,下一秒一低头,竟得寸进尺的将人其中一个给含在嘴里。


你——!黑羽快斗嘴下一个吮吸将人即将出口的惊呼憋了回去,坏心眼的将乳头舔的立起来,再压着捻平。工藤新一感受到刺激条件反射的想往后缩,只是没曾预料这样的姿势反而将前胸送的更加往前,而那人却也混蛋,顺势将周围软肉含在嘴里一并咬了下。 

 

TBC.

评论(1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