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

想要高产的拖延症患者。

【快新】《十五公分的名侦探》[01]

二十粉的礼物

Bug有,OOC有。

新的排版,食用愉快♥

        一大清早,黑羽快斗揉着眼醒来后,吃惊地发现了身边的工藤新一的身体再度变小。不,这根本不是变小能够解释了的问题了。所以他带着工藤新一急匆匆的跑到隔壁博士家,甚至为了节约时间,他干脆地走直线从窗口翻了进去。

        “……APTX4869解毒剂的不稳定性我想黑羽君十分清楚……这种状态大概还要维持22个小时零40分钟。”

        这一定是在做梦吧?

        和来时的匆忙相反,黑羽快斗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慢吞吞的从博士家晃了出来。与其说是打击——他若有所思的砸吧了一下嘴——不如说是美梦成真有点不敢相信。想到这儿,黑羽快斗抬腕在自己的脸颊上毫不客气的掐了一把。

        “痛……”

        “当然会痛了,白痴。”

        双腿从黑羽快斗中指两侧的指缝自然垂下,约莫有十五公分的工藤新一抱臂将背挺得笔直,只裹了快白色手绢坐在黑羽快斗手中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只留给人一个略显郁闷的背影。

        “新——新一”

        黑羽快斗讨好的将人托到视线平行的地方,刚发出半个音节,就意识到自己的分贝对眼前的人有些大,只好咽了回去,改为气音轻唤人名字。

        “没事的,只是一天而已。”

        “是22小时零二十三分钟。”

        叹了半口气,工藤新一手撑在身下的大手上,下意识又裹紧身上的手绢,往日里也没觉得这人的手心有多热,如今这副模样坐在这儿倒是感受了个真切。忽然想到了什么的工藤新一不自然的移了下屁股,因为缩小后没有可穿的衣服,所以……自己现在只裸着裹了块布。

        该死。工藤新一暗骂了一句,只觉得浑身别扭。

        “赶快回去,别让别人注意到了。”

        黑羽快斗瞧见人原本松懈下来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脸色也变得不对,着实有点奇怪。不过向来重视细节的真·怪盗基德注意到了对方移动身体、将布料垫在身下的动作,前后一琢磨,便明白了个八九分。

        于是他当下应了声好,一手托举一手护着名侦探一溜小跑回到了就在隔壁的工藤宅。

        因为出来匆忙,黑羽快斗站在门口摸了摸钥匙发觉果然没带。他也毫不避讳,去掉衣服上暗卡着的小玩意儿插进门锁技巧性的一弯一勾,腼着脸在工藤新一意味深长的审视目光中进了门。

        “新一,你在这里等一等。”

        工藤新一有些奇怪的看着人将自己放在沙发靠垫上,一反往常的只嘱咐了一句就钻进他擅自改造的道具室。

        这白痴也不知道帮忙把电视打开。工藤新一腹诽着伸出手压了压粗布的靠垫便开始打量起原本熟悉的客厅消磨时间。

        在过去身为江户川柯南的日子里他就已经体验过变小了的滋味,然而和现在的状况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幸福太多了。他站起身,扯着“衣服”从靠垫上滑下来走到扶手的地方,小心的向下张望。

        这距离看起来得有两三层楼高——工藤新一打量着原本只有及膝高度的下了定论,再回头去看通往二楼的楼梯和紧闭的房门。很好,他抿了抿唇,然后很果断的原路返回盘腿坐好。

        “锵~”

        听到极有存在感地欣喜声音,工藤新一睁开原本闭目养神的眼睛望向来人。

        黑羽快斗笑眯眯在沙发前蹲下,在对方带着询问的眼神里打了个响指,直接掀开了对方用来裹体的手绢。

        “笨——!”

        怔愣和羞恼都是一瞬间的表情,正准备拒绝的工藤新一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多了一套白色的西装。而对方眨了眨眼,正用着期待而满意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于是工藤新一有些挫败的发现他不知道该作何言语。问对方为何不让他自己来?那他得到的多半会是对方一本正经的不怎靠谱的回答。

        所以说,太了解自己的恋人有时也不是什麽好事呢。

        低头打量了自己的这一身行头,白西装蓝衬衫红领带,甚至连皮鞋都没少。工藤新一基本上立刻就知道了衣服的出处在哪儿,这年头,小偷竟然倒比名侦探还有魅力,连等比例的玩偶都这么畅销。

        只是那玩偶都要比自己大点儿。工藤新一将手插在兜里,知道到对方的用心和仔细不禁心里一暖,他缓步朝人走过去,唇线微扬,朝人笑了。

        “真不愧是怪盗基德啊。”

        而黑羽快斗没有接话。他和工藤新一长得像这点不必多说,过去曾经图省事直接素颜假扮对方的事情做过不止一次两次。只是怪盗假扮名侦探是常事,名侦探总不会无缘无故去穿怪盗的装备。如今看着对方这幅打扮,双手插兜朝自己走来,唇角带着同样张扬的笑容,虽然迥异的气质早已暴露,但他仍然觉得内心炙热一片。

        因为,只心爱的恋人穿着自己的衣服这一点,就足够了。于是他闭上眼,重新张开的时候同样溢满了笑意。

        “我只不过是个完美主义者。”

        “装模作样。”

        对话十分熟悉,只不过说这话的人的立场早已不同。黑羽快斗也不反驳,两指小心圈着工藤新一不让逃跑,另手挠上人腰两侧,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流氓模样。

        “嗤……白痴赶快放开哈哈哈哈哈……”

        工藤新一被折腾的不行,手握拳锤着对方试图让人放开也只是白费功夫,这滋味实在难消受,他向一侧蜷着身体只笑的眼角溢出生理液体,于是瞪向人的眼神也变了意义,带着几分欲说还休的感觉。

等累的实在不行 ,黑羽快斗才将已经摊在手里工藤新一放回软垫,在人发作之前窜进厨房准备早饭。

        “这个——这个该死的小偷。”

        原本整齐的西装一副惨遭蹂躏的模样,衬衫也从西裤里挣扎了出来。工藤新一将小臂遮在双眼上,胸口一起一伏的剧烈喘息。

        黑羽快斗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房门之后,对方抱着惹恼自己的后果的行为实在幼稚无比。在得知再度自己缩小之后工藤新一的确有过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但他已经是个成年人,接受的能力总不能比高二时期的自己还差。

        唯一担心的也不过是变不回来怎么办。这样的自己,父母、阿笠博士、宫野志保这新家人朋友都能够接受,身为恋人的对方当然也可以,只是对黑羽快斗来说未免太不公平。

        呵。怎麽多愁善感了起来?工藤新一将遮住眼的手臂拿开,杞人忧天,有这么个聪明而又笨拙的恋人,他怎么舍得不变回来。只不过取悦人的手段太差了点。

        而那边的黑羽快斗也偷摸着冒头往外瞧了眼,见人的样子,也彻底放下心,系着缀花的围裙重又回去忙活了。

        这正是他们彼此喜欢的人啊。

TBC.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