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

想要高产的拖延症患者。

【快新】《网》[1-7]

Part.1

黑羽快斗最近很不在状态。在他桌子周围方圆半米毫无高三的紧张气氛,他支着脑袋趴在桌子上瞅着手机屏幕食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7分43秒。对方已经弧了他这么久。

他在做什么呢。思索间屏幕闪现出一条消息,然后基本是瞬间点开对话框,读过之后快速而又仔细的回复了消息。

是个有趣的人。在一个聊天组中初见他时便已了然确定了这一点。并不是指很经常说一些俏皮话或者很擅长交流,恰恰相反,这是一个寡言却又字字珠玑的人。怎麽说,言辞平和而又犀利,总是能够对话题一击即中。

最重要的是他惊讶地发现不怎麽碰触这种虚拟对话的他,迷上了与那个人争锋相对。他们有着惊人相似的话题,却又有截然相反的思想。

大抵是闲聊也透露着一个人生活的方式与思想。黑羽快斗抿唇耸耸肩,略微有些笑意。似乎现实中难以展开的话题在这里无比轻松与自然。乐得其所。他很享受。

KID 23:28:

你该休息了吧。

CONAN 23:28:

嗯。晚安

KID 23:28:

晚安

没有关闭对话框,又等了两分钟,到了半点对方的头像很准时的黑了。接着黑羽快斗定了闹钟给手机充电,揉了揉困顿的双眼也准备休息。

如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不知不觉间熟知了对方的习惯,也沾染了对方的习惯。然而那又如何。他心想,只不过是个聊得来的人。

-

“工藤!——”

如愿的工藤新一判断了球的落点往后退了几步胸膛接球,接着毫无预兆的身体前倾用大腿将球顶出去如离铉的箭从中路出其不意的插入。对方来不及回防只有中后卫与左后卫严阵以待,门将也禁不住咽了口唾液,紧盯着动作。

用余光轻轻扫了眼快速回防的红队,工藤新一眉峰稍蹙接而唇线舒展拉出一条自信的弧度。已经耗了太久,双方都迫切的需要一个进球来提高士气。真是不成功便成仁啊……思绪之间工藤重心压低竟带着球朝着中后卫直奔而去。

这小子想连过两人??左后卫立即从侧后压近距离准备随时替换中卫弥补空当。不出所料,那人一个徐晃加上假动作,看似外脚背准备向外拨球实则蹭着球另一只脚灵活的挑开。

最基础的动作。

但后卫显然已经察觉,封锁了内路。要想突破必定要打外角——但门将也不是吃素的。然而工藤新一依然一副淡然铁定的神色。

他带球豪不拖泥带水,直冲后卫而去。在与人周旋的前一刻,他看似不经意的朝远角望了眼似乎在估计进球的可能性。然后在两人马上要接触的前一刻,他忽然笑了。

意料外的,工藤新一脚后跟磕球后传给队友,紧接着几人打了个短接又忽而开了个高的球到禁区内。

工藤新一头球得分。结果有些不言而喻,在后半场短短的时间内两队有了三个进球。2:1并不轻松却也实至名归的获得胜利。

裁判吹响了终场哨。队友围凑过来嘻嘻哈哈,接了工藤后传的那人笑着不轻不重的往他身上捶了一拳,“行啊工藤,那架势你要不给我打手势我铁定想不到你会传球!”

“……不过无论如何校联循环赛总算打完。”工藤抬腕揉了揉短发,指尖插入拢起挡住视线的黑色发丝。“辛苦了。”

换好衣服,工藤拎起背包准备离开时被裤袋里的硬质触感格了下。他拿出手机解屏不意外的看到对方的留言。指尖轻移发了消息过去然后调成振动放到胸口的口袋。

CONAN 16:36:

不如你所愿,赢了。

然后心情莫名的愉悦起来。

+

Part.2

线条似乎毫无毫无规律可言。黑羽快斗灰蓝的双眸注视着股市上下起伏的线条,思称了一会儿鼠标移动到右上角干脆的点了下去。

小赚了一笔,晚上可以好好吃一顿。懒散的伸个懒腰黑羽快斗习惯性托腮伏在桌子上,耳机里循环播放着那人偶然提到的歌曲。Amazing Grace。奇异盛典。

让人感到舒服的歌曲。他眨了眨有些酸涩的双眼,最终阖眸大字躺倒在床上,准备休息。正午的阳光透过紧闭的窗帘留下昏暗暧昧的光线,温暖的气息让人犯困。黑羽快斗熬了通宵用来聊谈听音乐打游戏炒期货,就是没用来睡觉。

这样挥霍时间还真是奢侈啊。感叹了一句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另一边小憩刚起的工藤新一正坐在阳台上翻精装的《四签名》。纤长瘦削的指骨搭在书页上有种莫名的美感。不自觉的抬腕,两指轻轻地磨蹭着下巴揣测书中的细节,不时勾画添加一些理解在上面。

异曲同工的,两人都用着自己的方式来消遣周末难得的美好时光。不远处,手机静静的呆着。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单独的空间。

-

CONAN 19:17:

夜安。吃饭了吗

KID 19:18:

再过半个小时这世上就多了个饿死的冤魂。

CONAN 19:18:

呵呵

COMAM 19:19:

排队的队伍很长吗。

KID 19:20 :

还好,足以助我成为那个冤魂。

黑羽快斗望着屏幕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抬头望着门庭如市的自助甜品店,这贵的让人想要抢劫的地方还真么多人来做冤大头。

CONAN 19:21:

噗嗤。为了让这世界少个冤魂,好心的邀请你来用餐。

工藤新一隔着屏幕好笑的发了信息,暗道即使你来我能招待的也只有冰箱常驻的速食食品。

KID 19:23:

喔?这么热情我可真是感动……不过我可没有品尝有毒料理的兴趣

CONAN 19:24:

倍感伤心。我诚之所在

黑羽快斗饿的难受,当下阔步走到队伍前面,刚好听到服务员说空出一个名额,而排在队伍前的是一对情侣。

“咳……”黑羽快斗轻咳引起几人的注意,然后朝着对方扬起灿烂的笑容,“亲爱的小姐,可否耽误您两分钟?”

KID 17:38:

伤了美人的心真是失礼的行为呢,作为补偿我献上一个吻

成功用折纸变出的玫瑰贿赂了两位小姐,端着黑森林和巧克力奶昔的黑羽快斗坐在角落在这成双成对的店里大快朵颐。

而工藤新一捏着块披萨窝在沙发里看时事新闻,收到信息后快速的回了信息。

CONAN 17:40:

少贫。为你的国语老师深感痛心

KID 17:41:

代替接受了好意。

然后身处两地的两人忍不住轻笑。

+

Part.3

上帝为你打开了一扇门,然后关闭了所有的窗。当然这只是引用了一个不太恰当地比喻罢了。

工藤新一蹙眉,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把嘴里的那口柠檬派咽了下去。太,酸了。稍微有些放弃,解开了腰间老妈给买的恶俗的粉红色围裙,回忆制作的过程究竟哪一步出了错误。

也是一时兴起,被对方评论有毒料理后回忆起自己做饭的经历……决定稍微修炼到不太丢人的地步。工藤新一垂眸,来回翻阅了柠檬派的制作教程,判定问题出在熟练度不够。不禁转身瞅了眼浪费的材料有些心疼,但叹口气还是决定多尝试。

洗好手,工藤新一煮好了咖啡坐下来看电视。百无聊赖切换着节目,不留意换到一个高中魔术决赛实录。喔?工藤新一饶有兴致的停止了换台的动作。虽然明知这只是骗人的把戏,但他也不禁为其高明的手段暗自称赞。

每个魔术都让现场的观众膛目结舌连连喝彩,工藤新一看着那些华丽浮夸的表演轻轻摇了摇头,他果真是不习惯看这些东西。拿起遥控器终于换台,视线却不禁为一个黑发青年所吸引。

白衬衫西装裤,松松垮垮的领带,工藤新一微愣。怎么会……?那人的身形与长相和自己相似无比。

他站在场地的正中随意的挽起了袖子,很有舞台感的朝这镜头望过来,原本随性无所谓地神色兀然转变。那双灰蓝色眸子似乎透过屏幕径直望穿你一般。

工藤新一觉得心脏不同往常的悸动了下。然后他好像想起来了一间似乎无比重要的事情。

-

CONAN 14:17:

喂。

CONAN 14:17:

在吗。

CONAN 14:23:

……。

CONAN 14:41:

黑羽快斗。

+

Part.4

摁下发送的一瞬间工藤新一有了一丝悔意,觉得自己的举动过于轻率。建立在虚拟网络上的交情突然铺平展开放在现实里,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懊恼烦躁的用手臂遮住双眼后仰倒在沙发上,暗自嘲讽。是不是自己用在虚拟网络上的精力太多了呢,以至于念念不忘。

可是聊天记录已经产生,自己单方面的删除也只是欲盖弥彰,对方所收到的信息是不争的事实。闭合双眼深呼吸使渐远的理智恢复,犹豫了一瞬间基本上是夺步冲回房间启动电脑的电源。要做些什么,这样的被动可不适合自己。工藤新一暗道。

从抽屉里取出自己以为原本用不到的U盘,插入主机调开一个软件,十指飞速的在键盘上移动。真没想到,博士开发的软件能够用到这里。工藤新一叹气轻轻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因此影响,出了差错将记录毁掉可不是开玩笑,对方一定会察觉。这样想着他完全抛却杂念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

另一边。黑羽快斗练习着魔术,动作行云流水指尖上的魔术令人叹服。保持着唇角微微上扬的弧度结束了一整个练习后,他舒了口气抬腕捏了捏微微有些僵硬的脸放松。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黑羽快斗如是想着从练习室走出去倒果汁喝,原本不应该分心的他在魔术中总是有意无意往手机那里瞟。

搞什么……我的控制力就这么差麽。

工藤新一下拉着鼠标重新检查了遍数据确保没有问题,大量的字符涌入脑海不停地计算着确定着。对方还没有回信息应该是没有看到,要不然应该不会如此平静保持沉默。可他什么时候点开就不一定了。万一自己这边刚弄好准备删除他那边早一步看到,自己这不是白忙活。

不过工藤新一的担忧没有错,黑羽快斗狐疑的想了一会儿最终耸耸肩,准备去打开手机看是什麽让自己这么在意。该怎么形容呢,应该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快速移动的双手与运算的大脑,另一边则悠闲的小口抿着果汁朝放着手机的桌子靠近。

KID 15:12:

……啊?

KID 15:12:

难得这么着急找我,怎么了吗

CONAN 15:14:

啊,上次那本书的签售去了吗。

终于赶上。活动了一下手腕,工藤新一突然感到困倦沿着手指攀附到神经。有些应付的和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突然有些茫然。

自己这是怎么了。

-

校联循环赛冠军……辩论赛……学校……写文章…………黑羽快斗盘腿坐在床上一个一个按照已知条件缩小范围,理所当然般丝毫没有侵犯对方隐私的意识。啊,有了。白色的箭头停留在对方的证件照上、冠军纪念照、辩论赛的片段,有些吃惊诧异,更多的是莫名的激动与高兴。

果然是个美人儿啊。黑羽快斗这麽咂嘴评论。

十分的默契。那边工藤新一扶额尽量不往桌子上看。我都做了什么啊……难堪的呻吟般呢喃了一声,桌面上的文件夹中整齐的存放着一个名为黑羽快斗的资料。从最初有记录开始,学校啊、各种比赛啊,甚至侵入对方的私人领域去翻生活照。一开始还好,只是单纯的有兴趣。然后随着对对方的了解与深入,无法抑制般想要得到更多。

以后……难道就要一直这样相处下去吗!两人无声的懊恼然后栽倒在床上。

+

Part.5

高考前夕。

黑羽快斗最近有些颓废,高考前夕的气氛与他格格不入。可他仍然要被套牢了在学校腻一整日,假期也少了一天,只有周日放假。与之相反,工藤新一一如往常作息规律处事淡然、行云流水,偶尔还会去各个有名的大学实地观察一番。

联系也少了起来。因为周日黑羽快斗睁眼就已经是下午两三点,磨磨蹭蹭去吃饭练习魔术加上温习功课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工藤新一倒不太忙,偶尔会有意无意的旁敲侧击大学有什么意愿,如此云云。

颇有些相敬如宾的意味。

但稍微有些失落。工藤新一不自觉习惯性掏出手机翻看时才反应过来,对方灰色的头像有些刺目。认识的还不到一年,自己这样有些过吧。心里想着合上翻盖手机扔到一旁,转身去另一间房间翻阅历年来的经典试题。顺手把那个越来越厚的文件夹放进抽屉里收好。

因为看不到,所以无能为力吧。

拉开冰箱发觉东西需要补充。工藤新一拿了钱包和便利袋钥匙准备等出门,提上鞋,回头望了眼空荡的屋子一如往常关上了灯。冬以至,寒流侵袭了这座城市。工藤新一手插在兜里微微垂眸,即使再迟钝也感到了变得冰冷的天气。

“阿喏……”被女生小声的试探回过神来,工藤新一转身看着不好意思打扰的人善意的笑了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这麽善意,女生两颊微红赶忙回复,“请问xx商场怎麽去?”

“喔那儿啊,刚好我也是,一起吧。”说完工藤新一微退半步示意人跟上。

“那真是麻烦了您了。”

到了地方因为目的不同,女生向他道了谢就小跑到同伴身旁。

转身准备去买些食物,隐隐约约听到“兰你怎么又弄不清路了”“抱歉啦园子”的回复。想了下那个短发一副活力旺盛的女生应该就是铃木财阀的小姐,工藤新一轻轻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

KID 20:49:

这段日子简直要被压榨干净,幸好明天就考试了

CONAN 20:50:

一般人不会期盼这麽早考试吧

KID 20:51:

喂喂 不要一副你是一般人的口气

CONAN 20:52:

陈述事实。

怎麽会不期待。黑羽快斗翻了个白眼躺倒在床上,只不过在期待高中的日子罢了。工藤新一。这四个字牢牢攥住了他的心神,思想涉及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脑海里关于对方的记忆与数据也越来越丰满。兀的闪现出女同学偶然提到的歌词,他抿唇有些不屑的轻嗤出声。真是白痴。

然后眸色微暗,注视着屏幕眼神深沉。半响唇角微弯,眉眼中都有些温柔宠溺的神色。

罢了。

随遇而安吧。

他们这么想。

+

Part.6

H大,最有名气的大学之一,因其开放新颖的教学模式而博受瞩目。特别是这规模浩大的新校区引得无数考生慕名而来,竞相报名。工藤新一提着行李找宿舍,北315。因为来的早,按照依然记下的建筑结构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奔宿舍楼而去。

到底不清楚对方报考了哪所大学。轻叹了口气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简单到不能再少的生活必须品,笔记本电脑和包装精美的书籍就是所有行李。啊,还有一些从东方国家进口的茶叶。因为宿舍不方便用咖啡机,只得退而求其次选择清茶来代替。

宿舍一共四个床位,正对宿舍门的是窗户,在窗户旁各有一张双层床。除了空调等还有一个贴心的三平左右的洗浴间。至于床位的安排,先到先得。

因为从外推门时门是向右打开,所以工藤新一选择了窗户左边下层的床铺。这样推门进来第一眼不会是自己,这样习惯性的做出了选择。然而还是蹙起了眉峰,可能稍微有些洁癖,但愿上铺的人来回上下时不会蹬到自己的床铺。摇了摇头拿笔在床架上贴的小标签上写下名字,觉得时间还早就决定出去转转。

确认了食堂教学楼实验楼等地,已到了学生入住的高峰期,吵吵嚷嚷好不热闹。工藤新一感叹了下这学校的占地之大,就准备回宿舍看看。

“阿喏……”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想起,工藤新一略微有些好笑的转过身望着低着头的女生,“女生宿舍?这回可不顺路呢。”“啊、诶?”女生脸红了下反应过来是上次的人,“真巧啊。”

工藤新一的从女生宿舍门口回来后舍友已经到了两个。极有绅士风度的工藤新一送佛送到西,帮人拎着行李带到了地方。路上的闲聊得知对方全名为毛利兰。思索了下工藤新一不太确定的回问,令尊应该就是侦破很多次案件的警察毛利小五郎吧。在对方的惊讶中两人一来一回倒也谈的融洽。

推开宿舍首先就是极富有特色的关东腔。工藤新一愣了愣,这不是上次辩论决赛的那货吗。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自来熟般上来勾肩搭背好不亲热的聊起来。略微有些不擅长的应付,工藤新一余光扫了眼另一个金色卷发的舍友,皮肤白皙似乎不像是日本人的样子。而且——你要知道一进来看到色差如此明显差异的两位而且日后是你的舍友其实挺有笑点的。

“你怎么回来H大,Z大离你那儿近不也是不错吗。”

“我家老爷子老想让我去Z大——可我偏不。”服部平次笑嘻嘻的露着一口白牙,“而且通过上次总觉得你这人挺有意思的。”

工藤新一叹口气转而将目光投向另一个舍友,“我是工藤新一,以后多指教了。”

那人转过身微微一笑,“在下白马探,请多指教。”

-

意外的三人都挺有共同话题,对刑侦犯罪方面都有一定的见解。特别是白马探,看起来一特纯良无害的人早就跟着他爸跑案件了。正聊得尽兴虚掩的门被推开,三人抬头望着微微喘着气的人傻了眼。

那人也感觉不太对,打着哈哈说大家好我是黑羽快斗不小心来晚了……然后一抬头瞅见了工藤新一。

“你/你们……!?”

最初的惊讶过后四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喝着工藤新一同学提供的茶叶,首先发话的是一脸严肃的服部平次,“哎我说工藤,你会不会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弟弟刚好他就是我们的黑羽君呢。”

工藤新一还没来得及否认那边黑羽快斗不乐意了,“哎你这黑炭凭啥说我是弟弟啊说不定工藤同学是我同父异母的弟……”还没说完白马探又打断,“因为只有你手里的是碳酸饮料。”

黑羽快斗垂头看了眼手中的饮料抿唇特别不福气,“你看不起饮料是吧,啊?我告诉你饮料的好处多了blablabla……”服部平次听人一说自己黑顿时老大不乐意,“总比你长了一张小白脸儿好!”

说完感觉不对,扫视了周围的气场顿觉自己一句话损了仨人特别是身旁的那位金毛儿。

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折腾了一会儿,工藤新一最终忍受不了这小学生水平没营养的对话,嘴角抽了抽觉得以后的日子会十分充实。

可喜可贺。

+

附加床铺安排:工藤新一左下,白马探右下,服部平次左上,黑羽快斗右上。

Part.7

每个宿舍都要有宿舍长,这个苦差事被三票通过由工藤新一担任。明面上说工藤做事缜密有责任心等等诸如此类,其实就是都懒得要死找个人垫背。于是宿舍长这事儿就这么搁下了。

一整日很难寻得见白马探的身影,工藤和服部倒意外的合拍,没事儿就坐在一块儿探讨刑侦犯罪心理学,要不就一个话题展开辩论。黑羽快斗坐在右边的床上眼巴巴的握着手机望着左下方甜蜜蜜坐在一起的两人,然后哼了一声拉被子蒙住脸在床上躺尸。

笔尖微动圈画出一个重点,在服部垂眸细看时悄悄的用余光瞥了眼上方的人,心里五味翻陈。别看工藤新一整天计划充实按部就班的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对于和黑羽快斗在一个寝室这事儿比谁都震惊。但震惊又如何,他总不能使劲儿拽着他的领子质问你怎麽可能在这儿你是不是故意的云云。

所以工藤新一眼不见心不烦,抿了口清茶其乐融融一如往常。

说起来四人容貌堂堂个个算是高富帅的新世纪好青年的杰出代表,而且分别擅长足球魔术推理剑道还小有成就,凑在一起走哪儿哪儿发光,金闪闪没法儿直视的样子。有女生犯个花痴很正常,有一次四人出去吃饭勾肩搭背的模样就被拍了放网上,从此北315宿舍就火了。

这节选修后工藤新一又一次礼貌的微笑拒绝了社团招新的邀请,表示自己会用心考虑后拿着几张表回宿舍。虽然足球等体育社团的邀请并不意外,但话剧社就稍微……工藤新一叹了口气,自己完全没有遗传老妈乐于表演的天赋。

推开宿舍门时其他三人难得都在,工藤新一分别递给人一张便坐到床铺上考虑自己的归处。“Thank you啦工藤。”服部接过报名表朝人咧嘴笑了笑,另一边白马探也大恩不言谢般一笑。然后工藤新一习惯的抬头望了眼黑羽快斗,瞧人有些心不在焉的神游也就没说什么。

工藤新一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躺在下铺,轻轻阖眸。

这样下去不行。

-

这真是一场荒唐的意外。

黑羽快斗熟练地用曲别针搞定了通向天台的锁,躺在那儿望天。清澈湛蓝,一望无际,永远看不透的天。像极了那人的双眼。

黑色碎发随暖风轻轻浮动,磨蹭着耳畔有些微痒,却又惬意的让人想要呻吟出声。懒散的睁眼,手机里循环着Amazing Grace,颇有些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有多久没有和工藤聊过天?他快记不清了。似乎从入学以来两人的交流就少得可怜,而他也感觉的出来,工藤新一知道些什麽。

比如说他就是黑羽快斗这点。

其实他也搞不明白,怎麽就考进了同一所大学还成了舍友。黑羽快斗自问前十九年里除了偷看过女更衣室翘过办公室偷考卷等小打小闹,没干过什麽伤天害理的大事儿为何上天给他来这麽一遭。难道天降大难要渡我成仙?黑羽快斗被自个儿想法冷到摇了摇头。

无比清楚工藤新一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劫难。

然后又能如何。早在偷偷调查工藤新一时就知道这不对,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了。就像是书上说的,明知道这是错的,是条死路,也想去走一遍试一试。有些东西人生中就这一次,错过就没有了。

勉强维持着相敬如宾的态度如履薄冰一般不可靠,“这样下去不行”他也再三告诫过自己。却稍微少了些勇气,去满面微笑的朝人打招呼说“嗨我是黑羽快斗,亲爱的Conan”。硬要说的话就是不自信。现实里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大学生,虽然在魔术方面有两把刷子但对方也优秀的让人移不开双眼。

……好烦。

黑羽快斗揉乱了一头本就不怎麽乖顺的黑发抿唇抱怨的发出一声呢喃,“真是的该怎么办啊工藤新一……”

“叫我做什么?”

吓。黑羽快斗听见声音见鬼一般鲤鱼打挺坐直转身,瞧见人姿态轻松悠闲的推开天台的门走了进来登时瞪大了双眼。“新……(宿)社长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觉得人可能在这里便上来的工藤新一还没推门便从别人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一挑眉,略带愉悦接腔推门进来对着傻愣愣坐在那儿的人唇角微弯,“来捉人。”

+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