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

想要高产的拖延症患者。

【快新】《网》[8-11]已完结

Part.8

“来捉人。”

脑补这东西好也不好,打个比方,黑羽快斗听见这句话直接一个激灵寒意顺着脊椎骨往上冒。这比偷看女更衣室被捉刺激多了,硬要比的话,差不多像国中时被人蒙着眼带到一个地方说是惊喜,一睁开眼整个世界都是湛蓝色美丽极了。美丽到让他两眼一闭直接吓晕。

水族馆这地方他是没勇气再踏进去半步。

黑羽快斗打着哈哈给人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本想冲人一乐呵开个玩笑可一抬头对上对方的双眼就禁了声,叹口气难得正经的盘腿做好。再抬头,他舒展唇角拉扯开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手腕伸出轻轻一晃指尖已经捻了枝玫瑰。“初次见面,亲爱的CONAN。”

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嘴角微抽。工藤新一内心翻了个白眼依旧风度翩翩接过花,也没地方放随手就插到衬衣前的口袋里。然后坐直纯良无害朝人一笑,“KID,我们来好好谈人生。”

除了最开始的尴尬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都私下里做过不少侵犯他人隐私的事儿,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挺多。但明里可不能捅破这层纸糊的窗子,两个人虚与委蛇说了一会儿就都放弃,两臂交叠放在脑后就直接躺了下来。

感觉很微妙,从网络到现实只有一步之遥。原本虚拟的,摸不着边的人真真切切出现在你的面前,触碰到的是有温度真实。

工藤新一侧过头瞅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一笑。“这正所谓孽缘吧。”“……好过分。”黑羽快斗半真半假的埋怨,用湿漉漉的眼神指控。

“哈哈哈,哎你在知道吗 我家的一只金毛犬的眼神和你一摸一样。”

“……。”黑羽快斗看着对方笑得开怀,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汪。”

-

服部平次对于两人上午出门还是一个第一一个最后,中午回来两个人就手拉手哥俩好一起走的行为表示无法理解。然而那两人还特无耻的用相似度惊人的脸庞冲他一笑。

狼狈为奸。服部突然就联想到了这个词的深意。

自此之后白马探还是找不到人,原本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的二人世界被黑远快斗硬生生插进来了一脚,无论是选修打饭还是讨论学术,黑羽快斗都抱着热切积极的学习态度去完成。其实说白了就是厚脸皮。

这天回宿舍路上突然碰到两个女生对工藤打招呼,一个抱着资料有些腼腆,另一个短发女生则站在一边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诡异笑容打量着工藤和那个女生。然而工藤新一似乎也是很熟稔的聊天,服部平次笑的很贼暗地里拿胳膊肘捅了捅黑羽,示意给那两个人营造个私人空间。

而黑羽快斗依然不解风情的满面微笑站在那里,不知是错觉还是怎的感觉越笑越冷。“两位小姐,”突兀的黑羽快斗上前自然地搭着工藤的肩,“站在这里不如一起去坐一坐?”

黑羽快斗熟门熟路的领着一众四人来到了校外一家小吃店,很好客的表示这顿他请,别客气。然后找来了服务员点单,嘻嘻哈哈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挺讨喜,用餐过程中妙语连珠逗得两位女生也禁不住轻笑出声。最后走的时候还不忘用魔术助兴,变出两个小礼物哄女生开心,十分诚恳说以后希望还有机会出来坐。

“喂,你这小子不会看上那个毛利兰了吧。”送女生回宿舍后三人往回走,服部平次开玩笑的冲黑羽快斗说。而他却只是笑了笑,望着一直以来都显得很沉默的工藤新一。

“哪儿有,我倒觉得她对工藤很有好感。”而工藤平淡的看他一眼,轻轻一笑,”只是朋友之间的罢了。那女孩儿挺好。“神色中带着些许温柔。

“别急着撇清,”服部上前使劲儿搂着人颈,“我看你俩是彼此都有意思吧 ?~”“别胡说。”“哟害羞了害羞了哈哈。”

另一旁黑羽快斗眸色深沉,看着工藤新一指甲微微陷入掌心。

然后什么都没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着回了宿舍。

+

Part.9

工藤新一与黑羽快斗陷入一种微妙的胶着状态。虽然每日依旧形影不离的相随,但工藤新一从背后从未离开过的视线中明白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而黑羽快斗也像吃错药一样变了一个人,整天早出晚归的在外面溜达。

这天晚上,作息规律的工藤新一已躺在床上浅浅进入睡眠,然而不清楚什么因素睡得并不是很安稳。等到24:34时手机屏幕突兀变亮,接着手机自带的铃声叫醒了工藤新一。他稍稍蹙起眉峰对于打搅睡眠的铃声表示不悦,却依旧轻叹着接通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工……”“工藤!你寝室跟你长的挺像的哥们儿在学校旁边的Bar和人起了矛盾,正推推嚷嚷的往外走呢,给你说一声啊。”“……我马上到,麻烦把具体地址发给我。”

接到球队好友的电话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基本上是立刻换衣服起身赶去,周末服部回家寝室就他两个在。虽然已是第一学期期末天气转凉,匆忙中工藤新一也仅仅是穿上衬衣就拎着椅背上的薄外套往外跑。“这白痴搞什么名堂……”

等工藤跑到那里时明显听到双方争执的声音,隐隐约约看不太真切,黑羽快斗身后似乎护着两个女孩儿。喘了口气调整一下心率,工藤新一除了额角微微泌出的薄汗已经恢复往常波澜不惊的神情,然后阔步朝两方人靠近。

“所以说……”黑羽快斗手插在裤兜里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却挡在女孩儿身前,“天色晚了两位小姐要回去休息。连这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会被女孩儿讨厌啊。”对方领头的语气很是不善,“我邀请两位小姐去娱乐放松下,干你屁事儿。”

话不投机半句多,对方一帮七人仗着人多早已不耐烦,摩拳擦掌准备给这个不长眼色逞英雄的小子一点苦头。“……真是粗鲁。”黑羽快斗眼神一敛瞬时扭转了气场,脱下外套递给后面的女孩儿轻轻微笑,“那么就有劳兰小姐帮我保管了。”

“真是……”工藤新一上前搭住黑羽快斗的肩,望着对方惊讶的表情唇角上扬。“怎麽,不欢迎吗。”“……新一。”黑羽快斗的神色变得非常不好看,“你怎么来这儿了。”“不来这里难道看着你被他们揍得鼻青脸肿吗,我可没兴趣天天对着一张相似的可怜的脸。”

彼此调侃两句神色却逐渐凛然起来,对方显然没有什么以多欺少的羞辱感,二打七又不是拍武打片,哪有那么轻松。

“别丢人啊。”工藤新一扬起好看的下巴,冲着黑羽快斗说道。

-

“小心!”工藤新一堪堪躲过两人的夹击,没料想有人从背后挥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钢管而冲着脑袋就上去,听到园子的惊呼已然慢了半拍躲不过去。暗道糟糕已经做好负伤的准备,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声,紧接着对方发出一声惨叫钢管飞了出去。

扭过头,工藤新一对着收回动作的毛利兰示意一笑,“干得漂亮。”那边黑羽快斗分身扫视工藤时后背愣是惊出一身冷汗,回天乏术的他一慌腹部挨了一拳,等看到毛利兰突兀的踢飞钢管才定神发泄怒意般朝对方飞快的反攻。

有了毛利兰的加入局势微微好转一些,甚至可以达到持平的态度。这时铃木园子后知后觉的赶忙报警,却不料这个动作激怒了对方,其中一个人拿着刀子就冲了上去。

“园子……!”毛利兰惊诧的发出一声低呼后,反应过来的几人停下了彼此的动作。工藤新一蹙眉,有些不好的担忧。

“这位朋友,有什么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说,真的牵扯到大的问题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对吗?”面对情绪不稳定的对方工藤新一安抚似的放缓语速,“而且,对女人动手多少不是有面子的。而且,”他瞟了眼铃木园子,“这位小姐是铃木财阀的长女。”

瞧见对方明显犹豫的神色工藤新一清楚事情有了转机,便再接再厉道,“我换她,如何?”

对方还未答话黑羽快斗首先不满起来,“新……工藤,我换她。”“闹什么。”工藤新一语气极为平淡,暗地里却缓缓地攥紧了手心。……怎么还没到。

“你过来。”对方思索过后露出嘲讽的笑最终同意,然后示意几个人控制后好黑羽和毛利。在交换途中工藤新一轻轻拍了下园子的肩膀,然后朝着对方步履平静的走过去。走到对方跟前时对方不怀好意的讥讽道,“你既然这么喜欢当好人,那就当个够吧。”说着全力的一拳正中工藤新一的腹部。

“唔……”工藤新一被突兀的动作痛的半天才缓缓稍微站直些,有些不顺利的轻轻咳嗽两声压抑着痛苦,然后有些刻意避开身后黑羽快斗灼热的强烈的视线轻叹。“你这是何必……”

紧接着又有一人过来,两个人合力发泄着不满的情绪,而工藤新一只是沉默隐忍的微微弯曲身体承受。旁边的女孩儿看到这种情况小声的啜泣起来,而黑羽快斗只是愈发沉默,目眦欲裂。

单方面的施虐约莫过去了两分多钟就有警笛鸣起,对方有些惊惧的面面相觑后领头的咒骂着跺了工藤新一最后一脚后就四散而去。而工藤新一倒地后却已是站立艰难,没什么形象的蜷坐在地上痛的轻轻倒吸着冷气还逞强尽力撑稳身子。

留下来的话还要做笔录。为了陪工藤新一,黑羽快斗叮嘱让两位女孩儿留下来,就上前动作尽量放轻的一手从腿弯一手从腋下施力抱起。看了眼阖眸不愿多说的工藤新一然后一言不发脸色差到极致的离开。

+

Part.10

以防伤到肋骨或内脏,工藤新一少有的拗不过黑羽快斗作了全面检查。其实事实上是工藤欲开口拒绝时瞥见黑羽的脸色就放弃了争执的必要。强烈的直觉告诉他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不过好在只是软组织损伤较多,并没有其他大的问题,只是右脚踝肿的很是恐怖,怕是最后没意料被踹倒时扭伤的。拿了片子在工藤的执意下准备离开医院,然而工藤新一被搀扶着刚出医院视线就突兀的发生转变,黑羽快斗很是熟练上手的就把他打横抱起来。

“你搞什么……!?”工藤新一基本上是立刻进行了反抗,但意料到会摔下来后就尴尬的左右打量了一下,一手不自觉的攀着黑羽快斗的肩膀寻求安全恼声道。最初虽然时相同的姿势,不过当时是没有行动力。而且没走多远就因为Bar附近人太多,脸皮薄的工藤就要求下来搀扶着走。

“这个门没多少人,但工藤君你这样折腾下去就不清楚会不会被注意了。”身上亦有伤的黑羽不怎么轻松的抱着相同体格的人,轻车熟路的七绕八拐的离开。

对于对方完全不搭调的回答工藤稍微有些气恼,挣扎着要下来却不小心触到对方腹部的伤,动作一僵头朝里遮住脸也就随他便了。

等到了一个地方工藤被轻微的动作晃醒,这才难堪的发觉路上因为过于疲惫一放松就陷入睡眠。沉默着被放下后扶墙站着,黑羽快斗拿出钥匙开门后微退半步示意人进门。

“这是我的公寓。今晚暂时在这里休息吧。”招呼对方去里屋坐下,就去翻找药箱准备给两人上药。拿出药箱刚刚迈腿进屋,就看到对方驻足在桌旁盯着相框沉默的样子,突然间就觉得胸口一窒,退到门侧小心的观察。

然而对方却只是轻轻地放倒相框,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坐在床边。

-

工藤褪去衬衫让人帮忙照顾背上的伤后,很坦然的就接过对方手里的镊子。“我自己就可……”“再怎么厉害背脊左侧的伤也看不到吧。”黑羽快斗微微愕然,能够注意到这里是不是说明对方也对自己抱有相同的关注?

“肿了啊。”对方话刚完黑羽快斗就感受到背上有清凉的液体,紧接着同样微凉的手就贴了上来,毫不温柔的在伤口处大力推揉。

原本对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自己控制不住的感到小腹有一股热流,然而下一秒原本保持冷然面孔的黑羽脸孔突然扭曲,呲牙咧嘴的从床边跳开,回过头特别不能理解的望着工藤新一。这算什么啊……

然而工藤新一也被吓了一跳,接着促狭意味的微抬眉峰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原来黑羽君这么怕痛啊——”“少来。”基本上立刻黑羽就予以否决,走过去转身坐下一副临刑壮士的悲壮模样。

工藤抿唇忍笑,也十分正经手温柔的倒了些药酒抹在伤处,下一秒完全相反的使劲儿推揉按摩起来。

直到伤处微微发热工藤新一这才纯良无比的朗声道已经好了,而对方转过头也微笑着道谢。只是他嘴角忍痛保持一个弧度久了多少感觉……有点抽搐。

黑羽快斗泪。

收拾折腾完了也差不多是凌晨四点多,一脸倦容的二人并排躺在黑羽快斗的床上准备休息。正当黑羽快斗昏昏欲睡时本来以为已经睡着的工藤新一突然起身,伏在他耳边呵气如兰。

“黑羽,在一起吧。”

说完很利落的转身躺下就睡,留下双眼微微睁大不可思议的黑羽快斗。

于是并排躺的两位很好的诠释了一夜好眠与辗转反侧的意义。

+

Part.11

好热。

睡梦中工藤新一很不安稳的微微皱眉,翻身时牵扯到伤处这才从浅眠中醒来。看了下手机竟然已是中午两点多。……三点二十有藤野教授的必修课,工藤新一想起来,他的课意义非凡,如果只是因为伤病缺席实在太过遗憾。

思及此处工藤新一没有过多思考,起身有些踉跄的走到对方衣柜旁,随手挑套衣服换上。在系衬衫扣子时工藤新一抬眸望着试衣镜中的自己稍微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身材无二的两人此时看来还是多少有些差异,穿在身上显得有些宽松。

可能昨晚的言论超出了黑羽快斗可怜的思维太多,工藤新一回头看了眼还在床上沉睡的黑羽快斗微微抿唇轻笑,多少有些狡黠得逞的意味,然后转身带上门离去。

“工藤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工藤新一一瘸一拐的服部惊讶之余赶忙上前搀扶着,关心之余打量着周围窃窃私语谈论的女生调笑,“苦肉计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啊。”

欣然在对方的帮助下找了个位子坐下,然后没好气的给人一副半月眼,“这么迫切全送你好了。”“你可千万省省。”服部平次叹了口气,对方避轻就重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实在让人无可奈何。“对了,黑羽那小子没来?”

“他没来?”工藤新一微微蹙眉做出一副他也不知道的模样耸耸肩,然后好好学生一般翻开资料指了指圈画的地方,“上节课的问题你怎么想……”

“好了,这节课的内容就到这儿。”服部平次收好资料扭头准备和工藤回宿舍,这才发现对方有些不精神的单手支着头。“喂喂,工藤?”服部拿手在人眼前晃晃,“回神儿会神儿。”对方这才有些迟钝的抬头,眨眨眼让干涩的双眼舒服些。“……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点儿发烧啊。”说着服部凑近撩开对方刘海拿手背贴上,饶有架势的感觉了一会儿,“这也不烫啊。”“少来。”工藤新一抬腕毫不客气打开对方的手,瞧着对方夸张的吹起喊疼,很干脆的理都不理撑着桌子站起来就准备走。

服部也赶紧上来扶,“真是败给你了……”

正往宿舍路上走着,眼见已经看到宿舍楼服部接了个电话,说剑道社这边有社员争执发生冲突,作为内部认定的下一任社长,服部平次叹了口气说马上到,有些对不住的朝工藤笑笑解释两句就走了。

霉运。工藤新一扶着墙朝寝室移着,等到了门口却发觉昨晚走得急没拿钥匙。而白马探那家伙也不在。工藤新一轻叹一声转身靠着门坐下,也不急,心想着等服部处理完再一起进去好了。模模糊糊陷入黑暗的时候这才想起来今早,可能自己真的有点儿发烧。

-

有冰凉的东西在擦拭自己的手心。用酒精物理降温吗……工藤新一呢喃了一声睁开双眼,熟悉而又陌生的白色房顶映入视野。

“唷,快斗。”工藤新一扭头朝人愉快的打了声招呼。

这种情况应该是这样的开端吗!?黑羽快斗动作一僵耸下肩没什么好气,“工藤君好本身,转眼工夫烧到39°2。”“这么高?”工藤新一也用意外的表情表示了自己的态度,“那也比不过黑羽君半夜打群架的高姿态啊。”

歹势。黑羽快斗想到什么粲然一笑,“那新一怎么知道这件事呢?”工藤新一勾勾唇,“我只是听说有个跟我长得很像的蠢货惹了事,为了不要让他人误会我的清白只好亲自解决。”

打嘴炮失败的黑羽快斗决定遵循着沉默是金的道理保持沉默。

工藤新一保持心情愉悦的坐起身拿起桌旁的温度计测了测,37°7,虽然还烧着但对于一个工藤新一这种经常运动的人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这次发烧的原因无非是伤口有些炎症或者昨晚着凉伤风。

喔不。应该是前晚。扫了眼时间工藤新一对于用睡眠挥霍时间的奢侈行为表示知错就改的态度,准备回宿舍换身衣服顺便去几本书回来。

“新一?”黑羽快斗看着对方想要下床表示不解,“你需要休息。”“我只是回宿舍拿些东西。”“这样啊——”黑羽快斗松了口气露出些许骄傲的表情,“我已经把你的东西收拾好带来了。”

……。工藤新一顺着对方眼神的方向果不其然发觉书在书架上,有一个包在旁边沙发上,估摸着衣服也可能被眼前这等待表扬的货挂在了衣柜里。

“真厉害呢。”工藤新一抿唇露出一个非常温柔温柔至极的微笑,“帮忙把那个包拿过来?”黑羽快斗微点头很配合去拿包,虽然在他转身的时候猛的一机灵背后发凉。“啊。说起来我昨天怎么回来的?”在接过背包翻找东西时工藤新一抬头似乎并不在意的随口一问。

“喔那个啊,像上次回来一样啊。你不是伤了脚,我就跟服部说了声我们在外面住一段养伤。”黑羽快斗很不自觉的有什么说什么。

“啪”

基本上是一瞬间工藤新一从包里拿出一块手表,盖子弹开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后,一道银光闪出正中毫无防备的黑羽快斗。

原本对于被对方照顾一夜的愧疚心情一去无踪。工藤新一看着被麻醉针放倒的对方本想无视,最终还是帮人躺好盖了条毯子。

“……所以我都在做什么。”工藤新一起身看着对方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懊恼。

+

评论(9)

热度(49)